白春礼:分类施策校订科学和技术评价制度

作者: 加拿大PC28在线预测  发布:2020-04-16

科技评价是科学共同体内部自治的一项基本制度,是衡量科技创新活动及其主体水平和价值的主要依据,也是新时期我国科技体制改革的突破口。在刚刚召开的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改革科技评价制度,建立以科技创新质量、贡献、绩效为导向的分类评价体系。这为我国在新形势下深化科技评价制度改革指明了方向。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建立了以量化为主的科技评价制度,形成了以SCI论文数量和影响因子数值、专利数量、科技项目和科研经费数量等为主要指标的科技评价体系。这一评价制度和评价体系,在特定历史时期,对我国追赶世界科技先进水平、跻身世界科技大国行列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但这种指标单一化、标准定量化、结果功利化的“GDP式”评价制度,也导致重数量轻质量、重基础轻应用、重个人轻团队、重跟风轻创新、重短期轻长远等不良倾向愈演愈烈,日益暴露出不利于良好发展的创新生态、制约科技发展的诸多弊端,更与新时期我国创新发展和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要求不相适应,亟待深化改革。

科技活动是高度专业化的工作。科学发现的意义在于原创性及其所产生的重大影响。技术创新的意义在于其重要的应用价值。对科研活动的评价必须尊重不同的规律和价值观。履不必同,期于适足;治不必同,期于适宜。只有根据不同类型科技创新活动的特点,实行差异化分类评价标准和方法,才能提高科技评价的针对性和科学性。

对基础前沿研究,关键应看能否原创提出和解决重大科学问题,开辟或拓展新的领域方向。发表科技论文是研究成果的重要产出形式之一,但不能简单以论文数量“论英雄”。像河北科技大学韩春雨副教授“十年磨一剑”,其间只作为通讯作者发表过两篇中文论文,却在基因编辑技术领域“一鸣惊人”。一些国际一流科研机构进行学术评价时,往往也只看申请者在一定时期内做出的5项最重要工作,而不是只看其发表论文的数量。要注意到学术期刊既有传播科技成果功能,也有一定的营利性目的。以论文数量为主要评价指标,容易扭曲科研成果的知识价值,导致一些科研人员避难就易、盲目跟风,使科研工作偏离正确方向。

对应用研究和技术研发,则应强化需求导向,突出应用价值,强调解决关键核心技术问题,注重创新活动的实际贡献。这类科技活动,不能只是科研人员在实验室里由好奇心和雅兴驱动的自娱自乐,而要紧紧围绕国家发展的重大需求和人民的关切和需要,致力于把科研成果转化为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现实动力。对这类成果的评价,更不能简单依赖或片面使用各类检索工具,而是既要评价其学术价值,更要由市场和用户评价其经济价值甚至社会文化价值。科技评价是个“指挥棒”,要引导科研人员牢固树立创新科技、服务国家、造福人民的价值观,潜心科研,攻坚克难,出创新思想,出创新成果,使更多科研人员像“太行新愚公”李保国教授那样,为国家和人民的事业呕心沥血,鞠躬尽瘁,把科学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把科技成果应用在实现现代化的伟大事业中。

科技评价的核心是价值观。当前科技评价中附着了太多经济、人际、文化等方面的非学术性因素,既需要刮骨疗毒、猛药去疴,也需要综合施策、标本兼治。坚守学术性、独立性、公正性,是科技评价的基石,应尽可能推广国际评估,强化利益回避制度,减少非同行评审,减少“拼关系”“比出身”等干扰,减少与职称、待遇、经济资助等实际利益挂钩,尤其要避免通过评价给科技人员戴“帽子”、抬“身价”,甚至助长“攀比”“转会”之风,破坏学术生态乃至全社会的创新文化。要协调推进人才、项目、机构等评价改革,突出科技评价的激励、诊断、导向功能,强化荣誉性,戒除功利性。此外,科技评价还应去繁除苛,提质增效,精简评价流程,共享评价结果,最大限度为科研人员“松绑”,使科研人员有更多的时间安心致研、潜心创新。

分类评价改革已见成效,但在一些地方和单位,仍然存在“以论文论英雄”的现象

“唯论文导向”如何扭过来?(关注·改善科技创新“软件”①)

本报记者 喻思南 冯 华

分类评价改革稳步推进,但过于倚重论文的倾向还没有完全改变

不久前,国家出台的《关于分类推进人才评价机制改革的指导意见》在科技界引起热烈反响。该《意见》提出人才评价要分类,要科学设置评价标准,包括“坚持凭能力、实绩、贡献评价人才,克服唯学历、唯资历、唯论文等倾向”“着力解决评价标准‘一刀切’问题,合理设置和使用论文、专著、影响因子等评价指标,实行差别化评价”……

去年底,在多部委联合出台的《中央级科研事业单位绩效评价暂行办法》中,也提出科研事业单位绩效评价“应重能力、重绩效、守规范、讲贡献”,将中央级科研事业单位分为基础前沿研究、公益性研究、应用技术研发等三类进行评价,在绩效目标设定、评价指标选择、评价方法运用等方面均体现各自类别特点。

这一系列与评价制度改革有关的举措,让广大科技工作者信心提振,备受鼓舞。

“科技评价是对科学技术活动及其产出和影响的水平与价值进行判断的重要工作,具有重要的导向作用,包含了机构评价、人员评价、项目评价等多个方面。”中科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第三方评估研究支撑中心主任李晓轩说。近年来,我国的科技评价制度不断完善,分类评价改革稳步推进,取得了一定成效,但仍存在重数量轻质量、重基础轻应用、重短期轻长期等现象,少数高校、研究机构、科研管理部门在实际操作中,往往把高水平论文作为科技成果评价的最重要甚至是唯一标准,从而产生不符合客观实际、“唯论文导向”的现象。

“培育出一个新品种与发表一篇高水平的SCI论文,不好判断谁水平更高、贡献更大,也不好用同一把尺子来衡量。”中国农科院研究员王济民说,近年来受论文这个指挥棒的影响,一些专长是培育品种、研发农机的农业科研人员也不得不投入大量精力来发论文。

某国家级研究所科研处处长王宏宇介绍,他所在的研究所几年前就在推进分类评价改革。现在单位内部评职称、评奖项不会只看论文,成果转化做得好照样能评上副教授。不过,过于倚重论文的倾向仍没有完全改变。“所里一位公认的对产业发展有重大贡献的专家,在参加一项国家级人才评选时,因为没有‘高影响因子论文’而落选。”

论文评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唯论文导向”不能完全体现科研成果的水平和价值

SCI是美国科学信息研究所编辑出版的引文数据库,具有几十年的历史。SCI从全球数万种期刊中选出3300种科技期刊,涉及基础科学的100余个领域。每年报道60余万篇最新文献,涉及引文900万条。在SCI收录的期刊上刊登的论文即为SCI论文。

中科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副研究员徐芳介绍说,上世纪90年代初,有国内高校将SCI指标引入到科研人员的绩效考核体系中,之后被高校、科研院所等广泛采用。“论文评价有一定的合理性,学术论文是反映科研成果的最直接载体,科研人员把论文发表在专业期刊杂志上,与同行交流切磋,这也是国际学术界的通行做法。”

本文由加拿大28预测发布于加拿大PC28在线预测,转载请注明出处:白春礼:分类施策校订科学和技术评价制度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