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理理大学化学化学工业与生命科学高校

作者: 关于加拿大28  发布:2020-01-17

家乡的变化

儿时的同学发在微信圈里的一张黑白照片,童年的我们在乡间路上嬉笑。这张泛黄的旧照片一下拉开了我记忆的帷幕,往昔屡屡再现,仿佛昔日重现。

图片 1

我的家乡坐落在福建省的中部,一个群山环绕的小村庄。闽北地区独特的丘陵地貌,造就了这里清新秀丽的风景。没有林立的高楼,放眼望去,一座座巍峨的大山;没有川流不息的车流,侧耳倾听,尽是潺潺的流水;深吸一口气,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让人陶醉的清新。远离了城市的喧嚣,让本就民风淳朴的村庄,更多了一份风轻云淡的宁静。幸运的我就出生在这样一个地方......

图片 2

提到家乡,脑海里首先浮现的是,家里门前的那条路,它紧挨着我家的稻场,在最早的记忆里,小路只有扁担宽,坑坑洼洼,一到雨天就泥泞不堪。

人们总是说时间能够改变一切,我的家乡也不例外。随着时间的流逝,时代在变化,这样一个远离尘嚣的地方也在渐渐地发生着属于她的改变......

有时,一个瞬间,一件小事,一个忽入眼帘的情景,就能让你陷入某种情怀。

孩提时代,我和小伙伴们喜欢在马路边玩耍,捡石子,捡糖果纸,当宝贝似的收藏,把小石子分类装在瓶子里,把糖果纸洗净整理,再折成星星或宝塔型,连起来还可以做成手镯,别提多开心了,那是属于我们的童年时光。

归功于国家的大力支持,道路硬化工程也福及到了这样一个小山村。门前的路变得宽敞而且平坦,不像儿时走路要小心,担心会在小沟里跌倒。那时的路尽管散发着泥土的芳香,但在雨时却会带来很多的不便,泥泞得让人望而却步。路旁的水渠,儿时曾作为我们一群顽童的澡堂,摸鱼打滚,也常常因为下雨而堵塞泛滥。现在也被用水泥翻砌,整齐有序地灌溉着那一块块绿色的农田。宽敞的水泥路带给人们出行方便的同时,也无形中推动着当地经济的发展。正当人们回想着当年那一条坑坑洼洼蜿蜒向外的山村小道,为门前宽敞平坦的马路唏嘘不已的同时。一条即将建成通车,横跨这个地区的高速公路,更是不禁让人们感叹时代的变化之大。

我离开家乡已二十多年。虽然这中间每年都会回去一两次,但家乡城市化进程节奏很快,一切日新月异。对于记忆中家乡的印象却越来越稀薄,正是这照片勾起了我对家乡那些道路的回忆。

也曾在一个个傍晚时分,在路边等田间干活的母亲,也曾无数次幻想,这条路的尽头到底是哪里?是通往遥远的天际?还是通往天堂?

路旁一排排参差不齐的阳台小楼,让人们隐约感觉到了一丝城市的气息;那里,曾是我儿时的家与少年时的回忆。过去那一座挨一座黑瓦泥墙的老屋已所剩无几,儿时听老人们讲述的一个个关于老屋的传说,也随之烟消云散了......每到傍晚放学时,那炊烟袅袅的场景也永远留在了童年的记忆中。依旧不变的是那一座放学必经的古桥。现在的我每当走到那里,一种强烈的归属感便会油然而生,我知道,这是回家的感觉。在我们感叹生活水平大大改善的同时,一些过去美好的记忆也总是值得我们去铭记,去回味的......

以前,村口有一条通往街市的路,路的两边矗立着两排钻天的白杨树,白杨树长的雄壮,笔直且伟岸。站在路的这头儿仰头向远处的尽头瞭望,可以看到一条由宽到窄,由蓝天和淡云做路基,白杨绿色的枝头为两边的路界,清明通透路伸向远方天空,引起人无限遐想和向往。

随着时代的不断发展,门前的小路也越来越宽,为了防止雨天打滑,路上逐步铺上了石头子,有骑着自行车的人路过,老远就听到咯噔噔噔的响声。

回到家中,漫步在儿时曾玩耍乘凉的地方,看到的是广场上大爷大妈们欢快的舞蹈,尽管没有昔日的悠闲自得,但现在他们却活得更健康,更洒脱。孩子们摆弄着各种各样儿时我从未有过的新奇的玩具,开心地享受着我也曾有过的童年。和我们的童年一样,他们依旧追逐,依旧活泼,依旧在这个美丽的地方快乐地成长。现在,常常走到曾经学习过的母校,这里虽然已没有了以往郎朗地读书声,孩子们嬉戏玩耍的场景,但却让我感受到了另外一种更加殷切的期望。随着国家对于教学质量要求的不断提高,以及父母对于孩子们学习环境的愈加重视。如今,一旦到了三年级,孩子们的父母都会送他们到镇上去求学,那里有更好地教学条件,更好的学习环境,能够为孩子们的未来打下一个更加坚实的基础。我相信,他们的明天会更加美好!

每年夏季,学校老师会组织全校学生到街上电影院看两场电影。这种时候,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同学们穿着干净齐整的衫裤,排着整齐的队伍,走在宽畅的石子路上,兴奋的叽叽喳喳,开心的不得了。这时,老师会起头和我们一起唱起《让我们荡起双桨》、《中国少年先锋队之歌》……。同学们昂首阔步,歌声嘹亮,满心欢喜的歌唱锦年素时。欢快的歌声萦绕在田间地头,随着金黄麦浪荡漾,盘旋在头顶那条碧蓝清澈透明无比的让人充满遐想的天空之路上。

记得我读四年级时,摩托车还是稀罕物,没有家家户户普及,我和小伙伴们,就喜欢数过往的摩托车,印象最深的是,有天经过了八部摩托车,我们拍着小手在那高声欢呼,八部、八部耶!好像那些摩托车都是自己家似的。

我的家乡,仔细地去感受,这里的每座山,每条路,甚至是每个角落都在不断地变化。往日的穷苦都在不断地更新。幼年的家乡是平静恬阔的,在田野上,枯草上,荒山里,座立着一座座矮矮的小土屋,屋顶的小烟囱冒着袅袅炊烟,一条泥泞蜿蜒的土路在山中盘旋。改变,仿佛是一夜间的事,不过几年,家乡就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院子中,马路旁,水渠边一簇簇鲜花竟相开放,往日的坑洼的黄土小路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条条四通八达、平坦、宽阔的马路。马路上车水马龙,一辆辆摩托车,汽车,轿车,卡车,闯入了人们的生活中,使交通更方便。也带着这里的人们走得更远......

家门口有条通往村口的街道。 夏天,路被两边院墙里伸出的茂密的枝叶遮蔽,细碎的阳光透过树叶洒在街面上,影影绰绰。阵阵微风掠过,树叶沙沙作响。早晚,炊烟袅袅,萦绕树间,驴嘶马吼,鸡鸣狗叫,圈在(juan)圈里的猪哼哼喊饿,槽边的羊咩咩要草,禽畜的叫声着不绝于耳,其间夹杂着高呼小叫的唤儿归家吃饭声,声声不断,繁盛的生活气息浓烈的充斥着盛夏时节,有生命气息的鸣叫声把生活律动成一篇和谐的乐章。

五年级的暑假,我和发小开始学习骑自行车,先学用一只脚踩踏板把自行车弄跑起来,再后面练习骑三角叉,每天骑得大汗淋漓,却不亦乐乎,丝毫没觉得累。

人们生活的细枝末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十年前的这里很纯朴,十年后的这里很现代。接下来的一个又一个十年,她会像只雄鹰朝着太阳的光芒越飞越高。

晌午,大人们就会到路旁的树荫下休憩,女人抽空做针线活儿,男人抽着旱烟扯闲篇儿,看门的花狗追逐在幼童身边蹿跳。雨天,街道常会被暴雨淹没,泥泞不堪,雨后路面满是深深浅浅的车辙和脚印,泥泞的沟槽里蓄满了雨水,隆起的粘泥七扭八歪,包包块块,疙瘩流星,仿佛是不平整的秧田。这些脚印和车辙在雨后被太阳暴晒,风干,慢慢定型了,街道会变的崎岖不平,坑坑洼洼,小推车走过会被颠簸的响声不断。路经过一段时间的碾压才能恢复平坦开阔的模样来。

整天和发小在路上,不厌其烦地练习着,高喊着,大笑着,笑声传到好远好远,暑假里我们都学会了骑自行车。

时代在不断地进步,社会在不断地发展,人们的生活永远不会像清清的河水一样平静,也永远不会干涸,而是像东去的大江,永远奔流不息。(供稿:化工1101班 翁善辉)

通往学校的路要比家门口路要宽很多,路两旁栽种着的柳树、榆树和沙枣树,把道路两旁的庄稼和水渠隔开。阳春三月,莺飞草长,路旁的树木吐露新芽,树下、渠边、地头儿一片生机勃勃,花草争相吐芳,晕染出满目绿意。春深柳绿,放学的孩童们折一条柳枝,截出一段直流光滑的,剔除柳芽,顺着一个方向由上到下拧几下,抽掉中间的白色枝条,稍作加工就成了一枝柳哨,柳哨粗细不同,吹出声音高低有别,孩子们玩儿得十分的惬意。有时,男孩子从柳树上悄悄捉来毛毛虫,用它吓唬小女孩,搞些恶作剧。

时间的列车,一晃而过,几年后,花季少女的我们,早已不再喜欢数过往的摩托车,已过那个好奇的年龄。

夏季,路边的水渠极速流淌着夹杂着泥土的黄河水,水面上漂浮着一些柴草和浮末,放学归家的孩童们会根据民族,居家的方向不同逐渐分成两队,一堆儿又在宽敞的大路上嬉闹,一队排列有序的走在水渠另一边的小道儿上,边走边相互用小土块儿打水花,土块儿在水面滑行跳跃两三下飞溅起的不少水花才跌落水中,这么漂亮的伸手在孩子中引起一片哗然,各个争先恐后跃跃欲试。有时两边的孩子闹起了不愉快时,双方都很团结的编排四六句相互挤兑,有时吵急眼了便对骂起来,叫骂的最狠的是叫对方父母的名字,被喊到父母姓名的小孩一时嘴拙,不知如何回应,便着急难过的哭出声来,父母的名字在每一个孩子心中是圣神不可侵犯的,若被同龄孩子喊叫出来,仿佛是被辱骂贬低,弄的心里很难受但又无计可施,便放声大哭。对方看到这情形便闭嘴,偃旗息鼓,默默前行。

那年,发小家有了摩托车,她让我陪着一起学,从学习掌握加速器,刹车、转弯、掉头等。

秋天到了,这条路上走着的全是收获的人们——大人拉着人力载满沉甸甸的稻谷,小孩协助推搡着车子前行。场院上堆满了粮垛,田地里被割倒的谷物一堆堆,一簇簇和大地相拥。路边已经覆盖了薄薄一层的黄褐色的树叶,从树上漂落下来黄叶,为这条曾经难堪的小路铺上一层厚厚的金黄的地毯。丰盛的金秋逐渐衰落为萧瑟的枯黄,大些孩子会担负起一些力所能及的责任,放学后会在路两边揽一些树叶回家喂羊。

摩托车虽然不用踩,但开始很难把握速度,忽快忽慢,尤其是在小路上很难掉头,比自行车重太多,每每此时,就喊大人过来帮忙,如此反复几天后,已能轻松驾驭摩托车了,常常她带着我骑上一段路,再换我骑,带上她坐在后面。

本文由加拿大28预测发布于关于加拿大28,转载请注明出处:台中理理大学化学化学工业与生命科学高校

关键词: